哪些评价康熙平吴三桂?

放际 1周前 174 吴三桂 吴军 康熙
怎样评价康熙平吴三桂,吴初起兵,势如破竹,清朝岌岌可危,康熙慌乱后,又凭其钢铁般的毅力,狼的耐心,不急不燥,稳定心态,稳定局势。
其他回答
先说结论,操之过急,差强人意。
自古以来,对付藩镇不外乎两种策略:削藩和推恩,前者成本高昂而且风险大,但成功之后不容易有后患,后者成本低廉,但耗时可能较长。看似截然不同的两种策略,其实是有内在关联的。举几个例子,如果没有汉景帝平七国之乱,打掉诸侯王里最大的刺头,后面汉武帝搞推恩令会那么顺利吗?如果唐宪宗没能干掉吴元济这个藩镇里面最大的刺头,能轻轻松松把淮西一分为三吗?朱棣是因为建文帝削藩而造反成功了,可是他上位之后不也是想方设法继续削藩?只不过朱棣的武力太强,手法也要高明很多而已。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武力作为保证,削藩和推恩都是很难执行的,晚唐和明建文帝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反观清朝,三藩实则是清兵入关后力量不足、暂时无力统治南方偏远地带而做出妥协的产物,但本质上仍然是藩镇,吴、尚、耿,和他们的前辈们没什么不同,也是军阀。其中,吴三桂实力最强,野心最大,尚耿不过墙头草而已。以吴的野心,也不过是希望仿明朝沐英例,替清廷世守云南而已。而此时清廷账面上的实力依然十分强大,士绅和老百姓还没从入关屠杀的恐惧中走出来,如果康熙稍微有耐心一点,搞推恩也未尝不可。虽然准葛尔这个时候已经起势,但远远没达到匈奴对汉朝那个地步。康熙撤藩之举,还是有点过于急躁了。
康熙这么急迫撤藩,究其原因,窃以为有以下几点。其一,年轻气盛,20岁的年轻皇帝,正是“老子天下第一”“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低估了吴三桂的能力和实力,吴三桂是有实力的军阀,不是鳌拜可比的;其二,清廷对吴三桂猜忌甚深,吴三桂的手伸得太长,而且给清廷造成了很大的财政压力,鸟尽弓藏可能才是统治者真正的想法,康熙的“撤亦反,不撤亦反”这一定性已经说明对吴三桂极大的不信任,吴三桂即使不造反,也迟早会丢掉兵权,任人宰割,这是其不能容忍的,清廷和吴三桂二者存在结构性矛盾;其三,清廷为满族建立,对汉人的不信任贯穿国朝始终,相比准葛尔,清廷对汉人和“反清复明”的忌惮更深,从康熙先三藩再台湾最后才是准葛尔的顺序就能看出来。
康熙打赢了对三藩的战争,虽然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而且差点颠覆江山,不过却是毫无后患地解除了藩镇割据的威胁,只能说是一劳永逸,不过虽然他嘴上绝不承认自己有错,但想必是十分后怕的,“分吴三桂骸骨”这件事暴露了他的愤恨和后怕,不然绝对干不出这么奇葩的事情。我们能看到的是,之后康熙帝的执政越发成熟。
Black Bob 1周前 0条评论
关于康熙在削藩这件事儿上是否操之过急的问题,清廷也有自身担忧和考虑:首先,清兵的战斗力在和平环境里在下降;其次,三藩常年耗用大量的财物,这给清廷带来比较大的财政压力;然后,在地方政治上,吴三桂的各种“西选”人员已经选到京师、直隶了,这是清廷不能忍的;再有,耿家在福建颇有恶名;再加上,从清廷的角度上来说,即便三藩一同反了,也是以一隅而敌全国,所以赢面还是清廷大。当然,如果晚一些撤藩,之前说的那些便利也的确是有。但是综合以上诸种考虑,一个更为合适的时间点并不是那么容易选择的。而比较来说,康熙在撤藩这件事儿上所犯的比较严重的问题是低估了吴军的实力,而没有做出必要的防范。从撤藩之时的各上谕来看,他关心的主要是安置问题,而对于三藩直接反叛,虽然也有提及,但是布置得很有限。

然后说吴三桂,以吴军及其可能的盟友的实力与清军实力的对比来看,他赢面最大的策略应该是攻占湖南之后直接渡江北上,打清廷一个措手不及。这样,清廷内部说不定回分裂,然后就仿效元顺帝了,而即便不能如意,起码得到江淮也更有资本与清军南北相持。而吴三桂大大的低估了康熙的决心和能力,他的最高目标也只是划江然后与清军谈判而已。但是吴军又被卡在江西,不能进入江南的财税中心江浙地区。这导致吴军很快就遇到财政困难,发展起来束手束脚,对于盟友的支持也不给力。吴军当时的情势与之后的太平军不同,吴军本身是百战之师,纯论军事实力,本身有希望直接挫败清军主力,引发清廷北返或至少是分裂。而太平军本身是农民军,当初就是在广西待不下去了,才转战湖南的,在湖南又不成功(攻不下长沙),然后转战湖北才打开局面。这种情况下,定都江宁是稳妥的选择,进可攻退可守。否则一旦像北伐失败了那样,就满盘皆输了。

接着说康熙,纵观平三藩那六七年的过程,与其说是在军事上打败了吴军,不如说是在政治上打败了吴军,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1、没有干类似斩晁错这种事儿,这使得统治集团内部可以团结一致对外,避免了内斗。
2、信用绿营,这件事儿并不是自然而然的,毕竟清朝在关内立足未久,不过康熙的判断是只要局面可以稳住,多数绿营兵就不会倒向吴军一方。
3、剿抚并用,分化瓦解吴军盟友,首先是康亲王守住了江浙,然后岳乐在江西对吴军占有,尚善、勒尔锦等在岳州、荆州一线与吴军长期僵持。这种局面下,耿、尚、孙见不能顺利北上,加上康熙的各种诱人条件和肉麻诏书,都先后接受康熙的条件;然后是布尔尼和王辅臣,分别被图海击败之后,一个直接兵败身死,另一个接受招抚。这样,吴军就被孤立了。清军得以专心对付吴军。

最后说战局,时常可以看到认为如果吴三桂多活几年局势必然就不同了的说法,实际上恐怕很难这么说:
一方面,吴三桂已经很年轻了,他当总兵的时候才二十六七岁,如果他再年轻些的话,当平西王的就不是他了;而要说岁数,他也活了六十六、七了,这在那个年代怎么也算长寿的。所以实际上也没有办法要求吴三桂更年轻些了。
另一方面,是湖南的战局,在吴死之前,清吴两军在战场上基本是互有胜负,但是在战略上,清军已经进入的战略反攻期。转折要早到康熙十五年,岳乐那时已经搞定了江西,然后准备进攻湖南了。虽然攻长沙的计划又拖了一年多,但是吴军那时已经没有在荆、岳一线继续进攻的势头了。吴三桂原本想引兵松滋去呼应王辅臣,这时也只好回来自保。岳州虽然挺住了五六年,尚善固然没太大本事,但是吴军也一样没法儿继续有所斩获。而之后康熙十六年的官山之战,清吴两军互有胜负,吴军可能还略有优势,但是结果仍然是长沙被围,吴三桂退居湘潭、衡阳。从此可以看出实力的差距,吴军此时如果想翻盘需要大胜并全歼一路清军才可以,但那是非常困难的事儿。而之后他就算称帝也不得不在衡阳了。等到吴三桂死了之后,吴军也就成全面溃败之势了。
所以说,吴三桂即便晚死几年,周军想翻盘也非常之难,在清军的步步紧逼之下,败亡是迟早的事儿。他的死无非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放际 1周前 0条评论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