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待台湾学运领袖陈为廷肯定自己袭胸女性?追求民主与私德有关吗?

李建秋 2018-10-24 192
缺乏社会最基本道德的人,是否有权利争取更多的自由?其领导的运动,是否会因为个人道德败坏而变味?(求打脸) —————————— 补充:我想加一个讨论,陈这事,能归类为私德吗?如果有人告性骚扰,怎么处理?这里,陈自己已经承认事实了。
其他回答
逗,既然现在排行第一的点了我的名,那就只好回应了
我可没说全部台湾人都支持他摸奶,而是台湾今年自三月份以后就特别奇葩,言必称挺帆,随便一个新闻出来,就要说一下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态度,我也也觉得奇怪了,这两人啥时候成标准了?

关于台湾政治,我今天可以黑出三万字,讲实话我是憋着没说,大陆人每次一说到选举问题,就拿选民说事,实际上有很多问题不是选民问题,也不是选票问题,但是他就是存在。

绝大部分台湾人现在都很厌恶两党政争,立法院空转

大家可以看下哪怕最无节操的台湾媒体,都一直强调立法院空转和党政问题,尤其是立法院空转问题,因为摆明的,民主国家多的是,韩国也是民主国家,韩国立法院也打架,但是韩国立法院每年审议的的议案都不知道是台湾的多少倍

所以,问题来了,既然选民们都讨厌立法院空转,那为什么立法院还在空转?

再说题目所问的问题:追求民主与私德有关吗?

现在排行第一的用了大量的比喻,是比喻一个很烂的人,带领大家做了一件好事,现在烂人被爆出来了,问好事是不是要被否定

谁告诉你三月份的太阳花就是好事,就是为了追求民主了?这不是搞笑?

不管你对马英九评价如何烂或者如何好,马英九是台湾人一票一票选出来的,赢得正大光明,立法院你的国民党立委全部是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正大光明。而学生们冲击立法院,导致停摆那么长时间,这又是哪条法律规定的?合着冲击立法院有理了不成?连同立法院的那帮民进党立委我也觉得搞笑,就占了主席台一副:老子就这样你想怎么样怎么样吧。

既然台湾对于宪政本来就有法可循,领导人也全是民选上来的,立法院也全是民选上来的,为什么不依法办事?

我知道某些人要跟我摆这叫公民不服从了。问题是公民不服从那也不是什么玩意都不服从。
从太阳花学运一开始到现在,哪里有公民不服从的精神?公民不服从首先就是试过其他手段全部无效的情况下,公民为了正义,被迫违反法律,并且愿意为违反法律承担后果的行为,例如说马丁路德金,例如说甘地,公民不服从带有强烈的道德意味,非常强调着重道德的说服

首先说,服贸协议压根就一直就在立法院,但是一直被搁置,搁置长达九个月之久,在这九个月里面,在台湾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要否定服贸协议,并且在搁置期间,没有任何人试图去影响立法院的立委们投反对票------而且根本也就无法投票,我就奇怪了, 这能叫试过全部手段无效吗?

第二,正义性,道德的高度。马英九政府为了解释服贸协议,先是行政院长江宜桦亲自去服贸协议现场和学生好好谈,这帮人没有半点想要谈的意思,马英九想要去现场和学生们交流,直接被学生拒绝了。用林非帆的原話說
昏庸至極的馬政府,你們早已不是人民對話的對象!現在人民在思考的,是如何自己領導這個國家
第三,违法性,说起来真是好笑,冲击立法院最后被法办的有几人,各人心里清楚,我也不想讲了。倒是有人趁机从学生摇身一变,就要成立委候选人了,甚至都可以让民进党“礼让”了。

别把太阳花学运说的好像高尚无比,整个答案里面有多少人就已经把太阳花学运恨不得看成马丁路德金的黑人运动了,有点眼睛好不好?从遵守法律到道德高度,占那一条了?就看看列出的反服贸和支持服贸的人,把政治人物全部排出以后

支持服贸
晶华酒店董事长潘思亮
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
台达电创办人郑崇华
天下文化创办人高希均
中华民国全国商业总会理事长张平沼
中华民国全国商业总会监事会召集人王应杰
世界台湾商会联合总会总会长杨信
工总秘书长蔡练生
商业总会理事长赖正镒
电电公会副理事长郑富雄
工商协进会顾问叶明峰
中小企业总会理事长林慧瑛
(六大工商巨头全部是挺服贸的)
那什么艺人之类的我就不写了

反对的
自由时报
台湾印刷出版产业人士郝明义
物流报关业
政治大学金融系教授殷乃平
台湾大学经济系主任郑秀玲
国立台湾大学四院四系三所共12人
东吴大学教授郭振鹤
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林钰雄
公民觉醒联盟
社会评论家彭明辉

其实纵观整个服贸协议,挺服贸的,大多数是工商业,反服贸的,大多数是新闻报纸,大学教授之类的(郑裕玲的懒人包造谣的事我都懒得说了),只有很少的行业例如印刷出版业之类的反对

最搞笑的是,台湾部分媒体(我不点名了)说服贸协议会影响到台湾电商云云,结果呢?台湾电商巨头,露天董事长詹宏志马上打脸,他上电视亲自支持服贸,

一帮的大学教授,尤其是郑裕玲,一直在讲服贸协议伤害台湾经济,而真正从事台湾经济的工商会,反而是支持服贸的,你觉得我应该相信这帮教授,还是相信那些在商场搏杀的工商会?

好吧再退一步,行政院在4月就已经如学生愿提出了服贸监督条例,结果学生不满意,于是整出了民间版的服贸协议,我就跑开两国论之类的政治噱头话题不谈,随便抽一条出来

本条例施行前已签署之两岸协定,尚未经立法院议决通过者,除已经立法院有关委员会实际确认协定之内容并无违背法律,亦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应以法律规定事项外,应由行政院于本条例施行后六个月内,彙整送交立法院议决。

本条例施行前已签署之两岸协定,未依前项规定送交立法院议决通过者,自始不生国内法效力。


也就是说,按照这帮人搞出来的条例,两岸以前签订的所有的协议,自始不生国内法效力

一想到答案里面一帮人还在捧,我都觉得好笑,记得楼上的比方嘛?
领队也很称职,将大家平安带到终点。
李建秋 2018-10-24 08:51:05 0条评论
所有人都被惡心壞了。包括台灣人。
貼個文。


陳為廷不是真正在認錯
作者:蕭伶伃(英國劍橋大學社會系博士侯選人)

C的話很明確地點出了核心:「他不是真正在認錯或是要解決問題才說出口。他只是為了挽救他的政治生命才說。」

我看見許多人們都跳出來相挺了。大致的批判邏輯不出「你們居然敢對一個公開認錯的人投石,那你們為何不將石頭投向那些腐敗的闌尾。」噢,是啊。聽起來蠻像一回事的,但真是這樣嗎?

我以為在一致標準的要求下,陳姓候選人是躲不過批判,且不應躲在任何羽翼下接受保護才是。陳的問題不僅是一件性騷擾,是連續性的性騷擾。簡單來說,他是有狀況的人,他沒有解釋為什麼他會一再做出「妨礙他人性自主」的選擇,甚至採取行動。他並未對此解釋,僅簡要在專訪說他接受過心理諮商,但他有說他好了嗎?沒有。他只是在可能將掀起的道德輿論壓力下說出發生過的事,但他沒有提出「他暫時對女性沒有威脅」的證明。陳只有說,他知道自己錯了。他應該最先做的事其實不是把這件那幾位女孩可憐的遭遇掀出來,而是去面對自己的那股我們都還不清楚的緣由,動機或衝動。至少目前,我沒有看見真正在解決問題的陳為廷,我只有一再目睹一心想勝選,害怕失去民進黨的黨資源,害怕自己政治生命毀於一旦的政客陳為廷。

在這個基礎上,陳的公開發言對我來說相當難受。難受在於,被他傷害的女孩自今年三月起,就一直被迫在台下看著這個傷害過自己的人像個正義魔人,或是年輕一代的完美領袖站在麥克風前,站在人群前面,說要去找天光。人們陪著他哭,陪著他笑。是說,有誰可以想像當事人的感受?我看到陳說當事人在客運上勇敢喝斥,並提出一連串的動作。我必須要說,沒有被性騷擾過的人不會明白那有多麼困難。妳會發現在那個現場你必須要花比平常大上好幾倍的氣力才發得出聲音。更不用說提出抗議甚至當場逮人。我不知道那些立刻跳出來挺的人到底明不明白性騷擾是非常嚴重的事。為什麼可以跟外遇相提並論。

或許,當事人勇敢到可以承受這一切,但這不代表問題解決了。卸下公眾人物的光環,陳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搭客運或在任何場所內可能遇到的潛在狼人。這當然跟吳的偷腥,王的長年外遇完全不同,非自願性的性妨礙是公訴罪。我說真的,我不在意陳交幾個女友有多花心或如阿基師一般多麼荒謬,但我相當在意他身為一個對他人安全有威脅的人,是如何處理自己的問題的。這與其說是道德問題,不如說是治安問題。

有人說陳為廷在承擔責任,這真的很搞笑,是什麼責任?他就是因為沒有盡好一個不妨礙他人性自主的責任才發生這些事。他現在在承擔的只是他的政治路要延續下去的成本而已。那是他的個人利益。他的從政本來就不是台灣的幸運。那些執意護航的人才是真正的雙重標準。你如果支持割闌尾,就應該要思考自己現在根本沒有想清楚就跳出來挺是在挺什麼意思?

相信政治人物應該要是道德完人本來就是笑話。但是相信陳為廷是台灣民主改革不可或缺的一顆棋才更是可笑。在政治界,沒有任何事情是非誰不可的。
张齐杨 2018-10-24 08:51:05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