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以东北大学最开心的一致次历是啊?

匿名用户 2018-08-12 102 东北大学 大学
镜像问题→你在东北大学最难过的一次经历是什么?
其他回答

-01-

大一那年元旦,我过了第一个不在父母身边的生日,我的18岁生日。我可爱的室友们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让其中一个室友在下课后拖着我一起去找老师请教问题,其他室友提前回到寝室为我准备蛋糕、水果和零食。等到我俩傍晚回到寝室时,一推开门,闪烁跳跃的昏黄光影中,室友们一人挥舞着一个大玩偶,齐声向我唱着生日歌。时至今日,每每想起当时的场景,都能感觉到有温暖的情愫在胸口流淌。

不过,直到今天,我一直没有说出口的是,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她们在偷偷为我准备惊喜,但我为了不辜负她们的好意,一直装作不知道这回事,嘿嘿。


-02-

大二那年春天,我参加了运动会的足球射门项目,每天中午和小伙伴们在五五体育场练习射门,练得脚韧带生疼,但仍饶有兴味。真正比赛那天,我院足球队总共和其他院进行了三轮点射对决,每次轮到女子组比赛时,我都主动要求上场,三轮点射只射失了一次。


尽管最后我院罕有地跌出了前三,只拿到了第七,但如今再忆起当初的场景,只记得赛前所有队友把手叠在一起呐喊加油的声音,记得我每射进一个球,队友们在身后热烈的掌声和欢乐的口哨声。

比赛现场的照片找不到了,放一张同时期参加新百伦接力跑前的照片吧~


-03-

大三那年秋天,随着银杏叶悄然飘落,洒满一地金黄,似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蜕去了稚嫩的表皮,开始为了未来奔忙。每天行色匆匆地在校园里穿梭,偶然间一抬头,却看见澄澈的风景,不由得心生欢喜。


还有在二舍猫洞随手拍到的猫妈妈和小猫,每次看见这张照片,脑海里都会浮现出类似“新生”、“希望”这样的词。


-04-

大四这年秋天,经过无数个忐忑不安的日日夜夜之后,我终于等到了成功保研的消息。在前往教学办签保研协议的路上,我手里紧紧攥着我的学生证和六级成绩单,全身都像发高烧一样剧烈地发着抖,脚步又快又急,好像是踩着风。我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只能听见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

由于过于激动,第一遍我甚至把日期都写错了......


大学前三年,我一直在为学业奔忙,还没来得及用心去感受东大的模样,转眼间就成为了即将下架的老学姐。于是我决意要在大四这一年好好弥补内心遗憾的空缺。按照定好的计划,我加入了全明星社团练习口语,成为了一名有些特别的“freshman”。在21岁生日的前一晚,我还登上了全明星元旦晚会的舞台,实现了自己担任大型活动主持人的愿望。

为元旦晚会挑选礼服


我还重拾写作的爱好,创建了一个公众号,并有幸成为了东北大学最受欢迎的自媒体 @东大小红果 的一员。


闲暇时,我会在一二九花园喂一只叫做肥波的大猫。

肥波每次饿了,就会出现在一二九花园。如果你们碰巧遇到它,记得喂它牛肉味的火腿肠。




你们问我,在东北大学最开心的经历是什么?那我要说——

当我身在其中时,我总觉得痛苦远大于快乐,人生怎会如此艰难。

而如今,作为一个即将和东大挥手道别的人,猛然间驻足回首,却发现与东大相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快乐。


而尚在东大的你们,愿好好珍惜与她相伴的时光,用心去感受她的模样......





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公众号「韩蛋壳」,头像是一只憨憨的蛋。与每一个有趣的你,分享有滋有味有声有色的大学生活。

欢迎来我的公众号找我玩儿(´・ω・`)

韩蛋壳 2018-08-12 17:18:58 0条评论

谢谢小红果邀请。

我在东北大学最开心的一次经历是什么?

我不知道“最开心的”应该如何定义呢?

是在基础学院,大一刚开始跟室友一起逗比讲荤段子,乐的滚到桌子底下起不来。

还是“最开心的”定义为自己这五年中在东北大学最值得骄傲,别人都很少能做到的经历呢?

回顾我的大学四年,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屌丝+逆袭。

大一我高数上60,高数下68,线性代数62,概率论60.

这几科数学我记得真的是太清楚了,虽然我从来都说过了就好,但是真的忘不了啊。

还想继续看吗? 大学物理上70,大学物理下68. 机械专业的制图70.

大一结束要分专业,哈哈哈 你们知道我的绩点是多少吗?

2.1+....

感谢上帝让我以倒数后几名的绩点在大一结束分专业,分到了机械的大方向上。

大一在基础学院,打英雄联盟真的是打到天昏地暗,感觉像在住在网吧。

晚上和室友开黑,早上6点从网吧出来,去买杯豆浆,吃两个包子,而后回到宿舍睡觉。

那年冬天太冷了,每次通宵出来,早上六点路上根本没人,都是小吃铺伴随着腾腾的水蒸气,连续通宵给我带来的是无尽的疲惫,用棉袄蜷着身子,强睁开眼皮吃早餐。那种堕落致死的感觉根本忘不了。

纵观整个基础学院,我觉得在当时我们小团队是最牛逼的,论沉沦,论不学习,论翘课,论通宵,论泡网吧时长,据我长期观察,没人比我们更吊。

值得骄傲又最耻辱的事情来了:即使我们这么玩,上面你们看到了吗,我没有挂科

总是信誓旦旦对别人说:“你看我高数书,一学期都没去上课,真的特别特别新,最后看了2天过了,你看我牛逼不?”

原谅自己当年太年轻,太无知,那年我20岁总是拿无知当有趣。



大二来到东北大学南湖校区。寝室装了电脑。

我没在玩英雄联盟了,我开始打网游了。

那时候我真是自己都感到自己丧心病狂,为游戏投钱,为游戏耗费精力。

那时候对我来说上课都是一件可以拿来精心策划和计算游戏中每个细节的事件。

要么翘课,要么下课飞奔回来打开电脑,登录账号上游戏。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我游戏玩的是真的好。

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痴迷,源源不断的获取成就感,迸发了一股又一股动力打游戏!

因为我是一个穷书生,只有微量的生活费投入,却有大量时间。

我运用网游中每一个细节,思考每一处细节,充分发挥理工科男生的特长,对待游戏有时我都会计算其中的各种好东西的概率,并以此做出判断。

作为一个平民玩家暴揍充值的RMB玩家,至此我上了网游官网新闻首页,我的策略变成了游戏攻略,指导着大批平民玩家和RMB战士,那年我成了游戏服务器里的明星。

东北大学有太多堕落的人,有太多游戏人生的人,不说上新闻吧,在网游上能打败RMB玩家的人,能有多少呢?

这也是我骄傲又耻辱到一定境界的一次经历。

我不思进取,书都没读过几本,每逢期末看几天投机取巧。每次提心吊胆的查成绩看到60+的时候,欣喜若狂,马上取而代之的就是失落感,这种失落感一闪而没,因为马上就又会被自我安慰冲刷掉。那时候我一门心思想,学习是不可能了,差太多了,拉倒吧混混日子,赶紧找个工作算了。美其名曰为家里分担压力,早点出去挣钱,但是我心里就是不服气,操你妈,老子要是用心做一件事,你们都是垃圾,我就是不服气!我就是不服!

那年21岁,可我依然是东大茫茫学子中的垃圾!垃圾中的垃圾!



大三上,依然没有把CET4过了,我一个985守门员的学生现在连四级425都考不到了吗?

哦对,忘记说了。在大二下的时候,我惯用的伎俩失效了,连续挂掉专业课机械原理和材料力学。

东大的尿性你们是知道的,挂了直接第二年重修。

我一学期连挂两科大科专业课,都没能唤醒我,可见那时候毒有多深。

大三上那年太平淡了,只知道自己不能再挂科了,不然明年大四上找工作会被发现有挂科的记录。

一切的一切的改变从我决定考研的那一刻开始。

我在一次陪我妈妈逛街的时候,

妈妈跟我说:“儿子,读个研究生吧”

“我不是很想读,再说以前不都是同意我直接工作的嘛?”

那能一样吗?以前我一出去跟人说我儿子是大学生,你要是能读,我以后就说我儿子是研究生咋咋地了,你说那能一样吗?

就这一句话,我决定考研。

无论我如何,我他妈一定能像以前那样,变成我妈妈的骄傲。

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

我感谢我还年轻,我他妈还有回头的机会!我感谢国家有考研这条渠道给我机会挽回!




两年之前,我一无所有。

身背两个挂科,四六级没过,成绩烂的不能再烂。

今天我所有的一切,包括学历,见识,能力,认知。源自于那一刻我决定考研,考研它是应试,但它教会了我太多太多东西。如何真正的去思考,学习的最终目的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三年前,也曾想混混日子,成天打游戏,反正工作也是随便签。

今天,我终于懂得原来努力是多么一件没有道德底线的事情,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给自己带来价值,努力不是自我陶醉或者感动别人,努力和付出无关。

16年,上半年过四级,下半年过六级。把两个挂科重修过,那学期专业课成绩也是我最好的一个学期。

考研成绩410+。

后两年大学培养了我如何看待问题。一个纯理工科男生,我知道了什么是政治,什么是经济。

我看懂了国家布局,每一次政策和计划出台,政府都想做什么,大方向哪里出了问题。

我再也不会轻易说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是特色!

特色二字蕴藏着多少智慧,若我不去研读不去探究,毕业即工作,可能一辈子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还会像一个愤青一样开口闭口轻易的指责社会。

奥巴马说:“信息的洪流并没有让我们拨云见日,阅读总是存在偏见,这只会让我们对自己的无知更加自信,因为选择阅读什么是我们自己决定的。”

我再也不会轻易的说出政治就是背书而已,我理解了马克思,我知道了马克思的伟大。

我所讨厌的马克思是僵化在政治课本上那些马克思哲学,

但马克思至始至终都在强调要因地制宜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若要问我最开心的一次经历是什么?

这段经历或许是自己大学真正值得骄傲的一次经历吧

那年我23岁,浅显的学会了独自思考问题。


若你觉得学业上成绩的不足挂齿,一年之前的此时,我开始创业。

我创业,我自己买了一辆车。

东大的富二代开着父母给买的车招摇过市,都是父母给儿子买车。

现在车不用了,我的车现在给我爸开!

我不知道东北大学这么多创业的小伙伴,有没有开一辆自己买的车在东北大学里面溜达?

钱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段经历。

我吃了太多的苦,东北大学半个名校出身走上社会强烈的自尊心被蹂躏的稀碎。

我太年轻了,要去磨砺去历练,想真正扛起责任二字,要拼,要拼命。

现在,此时此刻我坐在新机械楼实验室里敲这段文字。

我知道了我努力的意义。我找到了我喜欢的研究方向,我爱它,别人说可能你这个工作都找不到的。

今年我24岁,我永远都不会认输,我会用心做一件事。

在东北大学最开心的一次经历莫过于自己的转变与成长。

主要是气质好 2018-08-12 17:18:58 0条评论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