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块报名费引起的NGO模式的思考 (NGO的盈利来源于何?公益活动是否可以挣?)

郑月明 6天前 180 公益企业 公益基金 公益组织
事情是由于朋友的一个提议引起的 撕了一晚上加一上午,让我有想法来百晓知道首发 ———————————————————————————————————— 一起去参加2016年度的“一个鸡蛋的暴走”活动,通过和朋友打赌完成12小时50公里的暴走任务来募集善款。乍一听,觉得,不错啊,很好啊,既可以运动,又可以献爱心做公益,走起。 先来贴一张这个组织的介绍: (这是组织官方网站的介绍,至此都还没有任何分歧) 然后是报名方…
其他回答
这个月第三次在百晓知道回答非营利组织是否可以盈利的问题,也是醉醉的。非营利不等于非盈利,搞清楚这个区别自然就明白了。
另外,公益是有成本的,这一点非常明确,不管是机构还是项目的运作,都需要经费。
PS.此类问题不再回答了
热心网民 6天前 0条评论
题主自己上来答题,我了解了分歧点。
事实上是否能从活动参与者身上收费这个话题,我觉得不必要拿上来讨论。
因为有人认同,有人不认同。

那如果你觉得自己不会被说服的话,也不要尝试去说服别人,因为第一,收参与者钱这个不违反非营利的原则;第二,任何观点都有其道理。
所以用脚投票即可。

就好像麦田,原来别人做资助,要提取管理费维持专职工作人员成本,但是麦田就不提取管理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是我们的一个大卖点。
但是机构专业化以后,新的项目就开始会考虑计算进人力成本,这也是专业化的大势所趋。从全国的公益募款情况来看,可以用非常惨淡来形容,麦田算是吸金能力比较强的民间机构了,但是几乎没有接收到过大企业的大额捐赠。就这样,靠十年的积累,一年筹款1000多万,讽刺的是我在机构第二年做项目总监,却没办法给项目团队发工资。
当然我最终认为是我能力不行,所以出来创业了。

========原答案=========

非常泻药,

为啥这么说,因为这是一个机会,让我我可以普及一些公益常识。
首先,题主不必这么大惊小怪,这个活动叫一个鸡蛋的暴走,是中国最早的运动筹款项目,发起方为联劝,是一家在上海的地方性公募基金会。每年通过暴走的筹款(可能是2014年数据)为600万,作为曾经的公益同行,也有朋友在里面工作,我必须说两句。
说实话,联劝在上海公益圈贡献是很大的,在大家都没有形成公益捐款意识的情况下,联劝筹到的钱,都分给了小机构去使用,让很多公益机构能认认真真的最好项目,发展了公益事业,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首先说说什么叫盈利。
题主题到了成本,但你知道企业盈利有所谓毛利和净利的区别吗?另外,什么叫做非营利。
不以盈利为目的,具体反映到机构运作上面,可以叫做股东不分红(基金会的叫理事),题主虽然提出了很多观点,但是不管联劝怎么收费,并没有触及这一条,所以仍然是属于非营利机构,我一会儿会告诉你他们的成本构成,让你看看这笔钱是远远不足以收回成本的,就不要说你所谓的盈利了。如果你不相信,建议通过各种渠道去要他们的财报或者年报——一般都会提供,看看财务数据,如果真的盈利或者分红了,那就当我都说瞎话,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声讨他们。

其次,要说下成本的问题
联劝的员工有16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按照上海的用工成本,人均1万其实不过分,这样的话,一年的基本支出就接近两百万。除了联劝的理事投入的资金(完全是公益性的)以外,其他的运作费用就需要通过一些手段去获得了。一个鸡蛋的暴走的参赛费就是这样,我们假设一年参与活动的队伍为1000支,事实也是差不多,每支队伍600元。每年一次活动,那报名费加起来是60万,乍一看好像很多,但是你算一下,刨去赛事经费,宣传,饮料(这个可能有赞助),服装,物料,我们姑且算每人50块。就还剩下40万,那这个活动只能养活三个全职工作人员。但是,因为联劝不仅仅要组织活动,还要全国范围内筛选公益项目,还要对资助人进行项目反馈,这也需要人吧,这些成本呢?还有机构每年接受这么多捐赠,财务和出纳要有很好的监管吧,两个人。所以里里外外,成本并不低。

第三,说一个误区
大家一般认为说,我要做公益,能保证钱到受助对象手上就好了,但事实远非如此。
打个比方,一对一资助是最常见的公益活动形式,我发现了一个孩子上不起学,于是给点钱。看上去好像这样就可以上学了,但是事实是这样吗?孩子上不起学的因素很复杂,不仅仅是交不起学费,可能是家里没有劳动力,可能是父母生病,还有环境不能帮助他成长也不能代为抚养。那志愿者给点钱是起不到作用的。这时候,专职的工作人员才能针对这个现象进行分析,做项目设计,但是这样素质的项目人员要多少钱才能雇佣呢?很多社会公众是不愿意去资助这个工作人员的,他们只知道孩子可怜,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的资助的无力。
我毕业后拿8k的月薪,如果第一家公司做到现在每年收入也很可观了。但是我中间选择去做公益,开给我的薪酬只有4000。我想问下,如果做公益就是要这样奉献,为啥我要舍弃这么大的机会成本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呢?所以起码的薪酬还是要有的,尤其是公益越来越成为一种智力密集的行业。
至于联劝的投入是否值得,我觉得这个要有深入去了解才能发言,但从公益机构的运作来说,大家都会精打细算,不说乱花钱吧,起码不会浪费。作为联劝这样的知名机构,我是相信他们的。

第四,并不是每个公益机构都是壹基金
题主引用了壹基金的工作人员的内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但我要告诉你一个事情,就是在深圳的百公里暴走,就是由壹基金组织的,他们百公里暴走的收入是全部用在自己的事情上(主要是救灾)。全国的暴走活动,全部都是收取参赛者费用的,你认为壹基金说的话是对的,那我就告诉你,你参加他们活动一样会给钱。
说到公益晚宴,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明星出场费低,那是因为壹基金有李连杰,现在还有马蔚华,这些都是什么人,当然可以请到明星,换另外的机构,请二三线明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他们又没有足够的人脉资源。‘
还有你说到从合作基金会去获得成本,兄弟看好了,联劝就是这样的基金会哈,他们是给别的NGO筹钱的,你要知道,要跟基金会谈,那是要卖身的,资助点选点可能要跟着其他基金会走,项目要按照别人的思路做,而且有些领域根本就没有基金会资助,那我还要做这个事情,怎么办呢?所以联劝这样的机构是很重要的。
当然我说这些只是困难,但你要考虑一下公益机构面临的问题,我养活10个人,筹款了50万,我当然要去想其它方式去再筹集另外的资金。公益金没有收益,所以捐赠者更难找,壹基金说的轻巧,但是能做到的有几个呢?又有多少人有他们那样的资源呢?



我不指望说服题主,以上因素供你参考,因为向参与者收费及就是其中一种公益模式,只能说联劝一定程度的采用了这种方式,如果理念不同,分道扬镳也罢。但是道理要讲清楚,什么是投资公司,什么是老鼠会?我建议如果你看到的话,删掉这些不合适的字眼,因为除了社会和受助对象以外,没有人从公益金里获益。当然,从法律上来说,联劝属于非营利性的基金会,你可以说他是个基金,他就是个基金。

其实我是希望大家知道,公益成本也并不低,不能说,我的帽子书包没那么多钱,我就不承认交的另外的资金。而且公益活动,由于媒体关注和社会资源投入少,广告价值也没有那么高,所以赞助也不能达到像马拉松那样的级别。
题主说他自己去选项目,自己去找资助,等你做到联劝的水平上你就知道了,绝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需要的是很多积累和很多思考,这些东西也是需要稳定的专职人员的长期服务来沉淀的。


最后,我想题主拿马拉松来比较并不合适,马拉松的活动组织比联劝的形式松散,组织复杂度也没有联劝的高(因为联劝还要推介项目,拉动另外的捐赠,这些运作也需要成本)。而且马拉松可以容纳更多的人来参与,据说马拉松报名可以达到万人的级别。题主用马拉松的价格和联劝暴走的价格比较是不合适的,商业化的马拉松,全年可以无止境的在全球范围内复制,同时征得大量眼球,它的背景也会让市政府配合,很多大型商业公司配合。但是联劝的暴走,却是在政府阴晴不定的态度中艰难生存,没有那么大的参与量(因为安全问题而控制了报名人数),自然也没有得到大范围的媒体广告支持。二者隐形的成本又如此之不同,这样比较是不合理的。
当然如果题主举出更多证据,我可以找联劝的工作人员给你解答。
圆月超人 6天前 0条评论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