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之哪段历史,对您在产生什么影响?

玟玟 2018-06-08 62
其他回答
谢邀 那应该是初中那段时光吧 初中三年 没有小学那么长 也没有高中显得那么一眨眼 但重量却是最重的 因为承载的回忆最多 因为在那段日子里认识了迄今为止最知心的一个朋友

那时开学第一天 我去的时候教室已经快坐满了 于是坐在了第一排一个头发长长的黑黑的看起来乖乖的女孩旁边
我比较慢热 前几天几乎没有跟她说过话
我跟她之间的第一句话 是她向我借橡皮
就像所有女孩间的友谊是在一起上厕所的途中建立起来的一样 那天体育课下课 我们一起去上厕所 途中便聊起体育课上老师说的一些体质达标的事 那时对彼此都不了解 谈话也是小心翼翼的 只知道她体育方面还是挺厉害的 而我却是个体育白痴
就是这么不同的两个人 后来却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有一天 我问她读过泡沫之夏这本言情小说吗 她说读过而且也非常喜欢 我很欣喜 更让我欣喜的是 那本小说是双男主 她和我一样都是喜欢同一个男主
既然我们都是欧辰党 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其实我是一个很难打开心扉的人 但是那一刻很简单的就打开心扉了 因为一个三观相合的朋友灵魂都是相契合的吧

一开始的三观相合不代表永远都没有分歧 但我们的灵魂间已经建立起了一座桥 所以这些分歧就像在桥上飘扬的小灰尘一样 根本无足轻重
我们又喜欢上了同一本言情小说 不过这一次 我们喜欢的是不同的男主 他喜欢是温柔型的我喜欢的是高冷型的 然后她嫌我喜欢的男主太闷 我嫌她喜欢的男主太中央空调
有一次我拿出一张纸 玩传纸条的游戏
内容是辩论到底是她喜欢的那个男主好还是我喜欢的那个男主好
你能想象在纸上我们剑拔弩张 活像两个在网上为各自的爱豆大战三百回合的粉丝大大
然而然后一抬头 看向对方 相视一笑 融洽又温馨
那天我说咱们来赌吧 看最后女主选谁 谁输了就给对方5角钱
然后我们一拍即合 初中生嘛 钱的数目只是一个形式 结果才是我们最关心的啊
最后 我买到了拖跟许久的大结局 先给她看了虽然我已经有十足的把握 但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辗转反侧第二天 就收到了来自她的五角钱
上面还有她的亲笔留言(切勿模仿) 语气怨念又可爱
我将那五角钱放进了我的保险盒 存到了现在

虽然有些小分歧 但更多的时候 我们都潜移默化的被对方影响改变了许多
那时我看了一部热播剧 超级喜欢男女主 甚至觉得现实中的他们也十分有爱 然后 就变成了他们的cp粉
她呢 本来是对那个女明星无感的 却在我的耳濡目染下 也变成了他们的cp粉 然后每次电脑课的时候 我就是最鸡血的 因为我可以去上网看他们的粉红了
后来为了排遣心中的洪荒之力 我就用一个本子记录他们的粉红 然后拿给她看 让她也写写感想 就这样 我们一起追cp 写了好几个本子
有时候我还会向她催更 觉得自己就像编辑部的小编一样
当然 和许多cp粉一样 最终的结局是be了 但是这个记录粉红然后拿给她写感想的习惯却一直延续到毕业
那对cp从大势到be的尘封 也一同将我和她一起曾鸡血狂热的青春定格在回忆里 每每想起 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知是遗憾于那对cp的结局还是怀念那段与她时光的一去不复返

我特别喜欢写作 语文成绩很好 在她遇上我之前她是十分排斥写作的 她说她小学时喜欢数学讨厌语文 数学总是考满分而语文却总是被作文拉后腿
而她和我做了朋友以后呢 情况却反了过来
我那时开始写小说 但我这个人真是三分钟热情 写一个写到一半有了其他灵感 就抛下这个去写另一个 于是我开一个坑她就跳一个 跳了无数个坑 最后发现都是个无底洞。。
后来在我的影响下 她也开始写作 下课写 放学写 最后上课也在写 甚至是在数学课上 我都放弃了 她也坚持不懈的写着她的小说 一写便写到了毕业
你知道数学要是不练肯定不行 但她却把那些时间全都献给了写作 我不知道我这个影响到底算不算好
她的成绩受到了影响 再也没有一开始的那么好甚至越来越下降 这点上我是愧疚的 但是她的写作却越来越好 我好像挖掘出了她的写作天赋 触碰起了她曾未注意到的开关 这点上我是欣慰的
她是真的热爱写作了 我很敬佩她 因为她做到了我没做到和不敢做的事
与一开始相反 她的作文开始变成她语文成绩的拉分项 每次作文得分都十分的高
不知道她现在还在坚持吗 希望还在
如果她成为了作文大师 我也会为我的无心插柳柳成荫而小骄傲的

也许在老师眼中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学生
但是 每一个人都有她身上让别人忽视的闪光点 他们忽视 总有人在意 希望这些在意能让她不要惧怕那些忽视 继续坚持下去
就像 她总是在无形中鼓励我许多 虽然我知道我没有她所说的那么厉害 但我也知道她是真诚毫无虚假之意的 或许她是在意到了我的闪光点 所以我也要努力坚持下去做到像她说的那么厉害

初三中考要体考 你知道我说过我是个体育白痴的 在此前的模拟考试中 不算体考分数的话班上排名13名 算上就是17名了 你说说是有多拉后腿
于是初三正式体考前 每天下了晚自习 就会和她一起去操场练习考试科目 也许是她的陪伴 我并不觉得很累很难坚持
记得我们一起练实心球 她教给我许多技巧 从最开始连及格都勉勉强强 到后来慢慢的我越来越有手感 最后体考中三次机会我第一次就投到了满分
哦 对了 中考体考我考了满分
那天回去老师问我考了多少分 我说满分 旁边知道我每晚都会去练习的室友感叹这是我是应得的回报啊
其实那一刻 我感恩我自己的坚持 也感激 她的陪伴

只是 好朋友之间也许总会有些考验 初三的我简直是有生以来最努力的一年 高三都没有那么努力 所以我的成绩直线飞跃 可是她还是成绩平平
总觉得 这样的差别无形中带来了一点隔阂
那时老师把我和另一个成绩比较好的同学调到一起坐 因为小组内座位其实是可以自己调的而且一排是三个人 我就说她就坐在我另一边吧 可是她拒绝了 她说不要 她说以后也只跟另一个小组成员坐在一起
那天晚上她和她的上铺就是和她坐在一起的那个小组成员一直在发短信 窃窃私语 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其实我也知道 她并没有针对我 她只是在埋怨老师和被老师调到我旁边的那个同学 只是 我心里还是觉得很说不过去 总觉得这事跟我有些关系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对劲 总害怕她不再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后来很多时间 我都是和坐在我旁边的的那个同学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 那个同学其实也是我很好的朋友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 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即使距离上没有以前那么亲密 中考那天 她却一直在我身边 那天在考前很久就到了 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互相打气 拿出历史政治书再看看再互相考一考 从考前 到走进考场 她都一直都在 陪伴着我 仿佛 就如最初 从未改变过
还记得 进考场前很紧张 她给我加油 突然就觉得超有能量 在考试中真的非常平静非常投入 最后的结果 也是蛮不错的
朋友也许不会每时每刻都在你的身边 但无论经历怎样的考验 关键时刻时她都会告诉你 其实 她一直都在

回想初中时光 好多个泛起涟漪的瞬间 每个瞬间里都有着她
初一的时候发现我们都喜欢一首歌 一首离别的歌 是四个女生唱的《心愿》 一首很少人知道的歌
她说她们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是唱的这首歌 我说每次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就很怀念渐行渐远的小学时光
有一次学校要举办月音乐会 去参加的都是些音乐大神 随便哪个都是专业过级好高的 可是也不知道我到底哪里来的勇气 竟然和她以及另一个女生 三个素人抱团也去报了名
现在的我是绝对不敢的 可是那个时候 觉得和她一起 我就敢 而且 我们想唱《心愿》这首歌 没有在意结果是怎样的 只是投入到唱心愿的准备中
虽然最后还是惨遭淘汰 但现在回想起来 记忆犹新的仍是那个过程而不是那个结果
我们在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里"排练"
非常不专业的"排练" 仅仅是一边散着步一边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心愿 随意又惬意
后来很多时候 体育课上的自由活动时间都是我和她亲切交流的时间——真怀念那些漫无目的的散步与漫无边际的谈天的日子
有一天 我们排练着排练着 她突然说 你们高中准备考哪所中学啊
我们的中学是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一条龙的
她说 我们约定好了 高中还在这所中学还在一个班

我们中学每年都有艺术节 初一的时候经历过的那次艺术节是最难忘的 记得那时整个校园里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是能贴海报的地方全都贴上了艺术节节目的宣传海报连厕所里都贴满了
那年的艺术节有三天 海选也是可以被观赏的 学校里很多个地方都搭建了舞台 分了不同的表演类别 你想看哪个就去看哪个 不再受到班级的约束 都是自由活动
后来 才发现 那一年的艺术节 像极了末世狂欢
就像春节一年年失去年味一样 我们的艺术节的味也一年年越来越淡
一年年海报越来越少 高中的时候 到艺术节那天也只能看见几张稀稀拉拉 孤零零的海报
一年年表演场地也越来越少 没有了海选观赏 而是直接由负责老师选 没有了表演类别分类 而是所有各种类别的节目选好了直接在艺术节那天总汇演 没有了自由活动的权利 而是一个班一起到操场唯一一个舞台前坐着看同一个也是唯一一场表演
仿佛一切都变 变得越来越淡 与回忆中的完全不一样
高三还是在本部读的 那时学校已经重新修建了一番 大变样 明明就是在同一个地方 可那年艺术节的种种回忆却再也找不到一个具象可以安放了

一直以来 我们都怀揣着一起高中再在一起的约定 可到了初三最后的时候 她却无奈 她的妈妈让她高中回去他们那边的学校读书 她哭着抗争了许久 最后
妥协 放弃
我们自己的意愿似乎从来都微不足道
那年唱着心愿许下的约定最终也只能是一个心愿

高中三年 因为她的学校非常严 是封闭式的学校 整整三年我都和她断了联系
高考结束 终于联系上她 激动的聊了许久 后来她又复读了一年 我们又断了一年 再恢复联系时 总感觉 没那么热络了
或许是不怎么上qq吧 发的信息会过很久才收到回复 唯一是有时发个动态她会点赞让我知道她还一直都在
前几天 我们追过的那对cp在某活动上竟然同框了 许多回忆又随那天滚滚而来 我发信息给她 过了一天她回复我感叹到
突然感觉好多年了 那时她还是个小姑娘
那时才反应过来 真的 已经好多年了 我和她 也已经好多年没有在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里 一边散步一边聊天了
小时候 热切的希望快点长大 长大了又疑惑了 怎么 就已经长大了呢?

以前我每次走过学校里通往学生公寓的一段长廊的时候都会感受到一种味道 也说不清是个什么味道 也许就是我们学校特有的味道吧 小时候不喜欢闻到 因为闻到就意味着假期已经结束我又要回学校了 可是现在 却十分之怀念那味道 很久很久都没有再感受到的那味道
Normally insane 2018-06-08 16:37:52 0条评论
谢邀。 “初恋”

年少无知,不懂感情,只知道一味索取。不懂换位思考,死要面子,从不表达自己对对方的情愫,吝啬自己的感情。其实心底里早已经生根发芽。并且认定他。


一直消费对方的感情。假装生气,无理取闹,没完没了的考验,肆无忌惮的我行我素。其实对方情绪态度早已开始变化,还傻傻的以为对方一直不弃,现在想想。跟我在一起的那两年他一定很累吧!



直到他离开,教会我感情是需要彼此共同经营,需要表达,需要信任,需要换位思考的。他用一种最直接的方式教会我。

最开始我还不能够完全领悟,一直沉寂没有他的痛苦中,刚分开那会,高傲的我以为那么爱我的他会回来找我,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直到第五个月接到了他的电话。我们通话了三小时,大部分是可惜、后悔之类的。我强忍的回应着。我知道他哭了。 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挂电话后的我溃不成军

远远看着他挽着新娘相视而笑的样子...

经过近一年的身心折磨,和众多失恋者一样虐待自己 做很多自己都想不到甚至现在想起都觉得可笑的事情……


慢慢的已经释怀。也物是人非。故地重游也不再有波澜,心里应该麻木、面目全非了吧。

流过的泪,喝过的酒。爱过的人。

对我影响就是导致现在极度缺乏安全感,爱喝酒。虽然白天高谈阔论,人前乐观向上的样子,其实已经数不清多少个夜晚矫情脆弱的样子。自己都讨厌自己,之后的感情生活也一直居无定所。


不过,这么乐观我还是会相信一定有那么一个与我棋逢对手的他出现,我们不聊过去,只谈未来,

最终一颗疲惫不已的心得以停靠!
玟玟 2018-06-08 16:37:52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