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对「哈佛部分学生罢课抗议曼昆的起码经济学学科」?

匿名用户 1周前 53 经济学
其他回答
我给个另外的维度吧。

大约是 2010 年时,ASU 有个教授 Mark Ramirez 做了个实验,大约是找了一些人来,问他们,“相比 2008 年,你认为本国的失业率是变好了,没变化,还是变差了?” Ramirez 发现不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感觉都差不多:大部分人认为没变化。

但其实,失业率上升了 4.6%。

然后 Ramirez 换了个问法:“自打 Barack Obama 当选总统以来,你认为本国的失业率是变好了,没变化,还是变差了?” 。很显然,这两个问题是一个问题。

这回,民主党人中有 60% 认为失业率变好了,而共和党人中有 75% 认为是变差了。

Ramirez 又换了一种问法。他想帮帮这些人了。他的问题变成了:”美国劳工局的统计表明失业率自 2008 年以来上升了 4.6%。自打 Barack Obama 当选总统以来,你认为本国的失业率是变好了,没变化,还是变差了?”

这回,共和党人里认为失业率变差的,提高到 80%,而民主党人里,依然有接近 60% 的人认为失业率变好了。(美国人的数学,真是没治了。)

就是这样,在事实面前,党派属性,可以让你对它们视而不见。

我大胆解读一下曼昆这事。

曼昆是共和党无疑。他作过布什政府的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这算是总统手下经济问题的一把手,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了。他又是罗姆尼竞选团队中的经济顾问。

我想那些自由派的青年们,在 2008 年的经济危机后,是想当然的把责任都扔到了共和党头上,又因为曼昆的位置,矛头自然指向他,和他的课。所以得出了一个曼昆讲的基础经济学一定大有问题,荼毒青年的结论。

这种经济学的基础课,哪个学校都有,比如 Berkeley 的 Podcast 上的经济学课,有一个是民主党的 J Bradford DeLong 讲的。他第一堂课上来就说,这门课上,大家会听到很多平时我不会讲,也不愿讲的东西。但因为这堂课,我还是得讲,因为是被证明了的经济学的基础知识。一个算是颇有名气的经济学学者尚且如此,需要用心约束自己,更不用说普通的学生了。

这个,就是政治思维中的党派潜意识。

这事,是当年 占领哈佛 的一部分,也就是 占领华尔街 的衍生。

我觉得作为一个运动,你可以把它和同时期的茶党对照,就可以见到占领运动的失败之处:

它在攻击一个相对很虚的问题,就是贫富分化。这个问题不管是原因还是解法,没有一个学界普遍认同的回答(相比起什么进化论,温室效应),所以,也就没有一个明确的攻击目标,就无法找到一个具体的纲领。最终就成了一个站队,胡乱攻击的狂欢,所以能一直折腾到全世界。也自然出了不少洋相,也就没人认领,不了了之。

曼昆这事,很可能就是这样因为找不到一个正确的目标,也就无从宣泄,于是冒出来的。这个有 60 年代入教运动(teach-in)的影子,不是无理取闹,但是不知道走向何方。这个是大忌。而且,从政治上讲,走错了很容易因小失大。毕竟遵重对手,走得稳健,才能有更大更持久的阵营。

相比起来,同样是因为经济危机出现的茶党运动,就要好得多,因为目标明确:削减政府开支,反对 Obamacare,这样具体的目标大家容易认同,有普通人能读懂的故事和内在逻辑,一直延伸到具体的目标,就持久,也易被政治家认领。

说了这些,想说的是,这事不是某党专利。说就此事给左派右派站队,还是算了吧。

政治运动就是一个水火不容的地方。茶党还叫着“God into government”呢。

不是有首歌,唱什么来着:
Fools rush in where wise men never go
But wise men never fall in love
So how are they to know

When we met I felt my life begin
So open up your heart
And let this fool rush in
talich 1周前 0条评论
(我这个答案其实严重跑题了,想关注题目中曼昆部分的知友请读如何看待「哈佛部分学生罢课抗议曼昆的初级经济学课程」? - Kafka in the shoe 的回答)

(太多评论问我是不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搞反了 —— 没反。美国的自由主义者(liberal)经济文化上偏左,支持大政府/结果平等/吸大麻/女权,保守主义者(conservative)偏右,支持小政府/过程平等/政教合一。诸位想的应该是libertarians(自由至上主义者),经济上偏右,文化上偏左。中国的右派和libertarian应该最相像。)


简单答案:这是美国精英界的文化战争。现在占时占优的一方在想办法让他们的对手闭嘴。

我离这场战争曾经非常的近。本人在美国政治光谱里偏保守,认为参与市场经济是一个国家、社区、群体脱贫的最佳途径,认为政府干预程度在绝大部分领域偏高,认为不平等(inequality)更可能是社会常态而不是病态,很难用再分配手段解决。

在我在哈佛的四年里,和我意见相似的声音越来越少,而校园里自由主义学生的各种游行示威越来越多。但哈佛学生的政治观念在这四年并没有变化太多。变的是有政治观念的哈佛学生“敢不敢出声”。记得我在校报The Harvard Crimson写专栏的时候,十几个专栏作者中只有我敢发文反对民主党的政纲。

相比来说, @SamSoong答案图里那些自由主义学生的声音则越来越大。他们发现他们的很多政见,比如提高最低工资,赞同同性婚姻,在校园里有几乎100%的支持,尽管这些政见在美国民众中一般是五五分。他们看到了自己圈子和社会大众政见巨大的反差,很自然地把他们的政见看做"理性的共识”,认为受过良好教育,有国际眼界的人就应该像他们一样想问题。那些不赞同同性婚姻的人?他们应该都是南方来的乡巴佬吧。他们因为这种反差,下意识地希望用行动从身边做起落实他们在社会上无法推行的政见。

他们“从小做起”。他们呼吁哈佛要以身作则降低收入不平等。在他们的呼吁声中,哈佛以高薪优待清洁工,图书馆员等在社会上拿低工资的工作人员,以致哈佛清洁工的工资直逼副教授。他们呼吁哈佛要以身作则消除性别不平等。在他们的呼吁声中,哈佛开启了“女性,性别,和性爱”这个不传统的专业。

慢慢地,他们发现自己的声音占据了话语权。有趣的是,在一个声音占据话语权以后,言论自由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相反,假如没有言论自由,他们的反对者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他们的话语权就可以继续下去。他们锁定了经常和他们唱反调的那些群体。在我上大学这四年,他们曾经要求开除政治系唯一一位保守派老教授Harvey Mansfield,撕毁反堕胎的海报,并宣传言论公平(这当然是由他们定义)比言论自由更重要。

他们的反对者中最有权威的也许就是以曼昆为代表的经济学家们。由于经济学家的职业训练,他们比起其他学者来更相信“看不见的手”而不待见政府干涉。经济学家会告诉他们最低工资会减少就业岗位*,EITC是更好的解决方案。这些反对意见充满了专业术语,在某些问题上让人无言以对。

Dershowitz说过,假如事实站你这边,你就跟人讲事实;法律站你这边,你就讲法律;事实和法律都不站你这边,你大声讲就可以了。哈佛自由主义学生对待曼昆就是这个态度。他们不仅拒绝使用曼昆的教科书,还组织学生“罢课”在曼昆上课时集体离开教室。 哈佛教授曼昆理论被斥导致金融危机 其学生罢课他们也许不知道,他们离开教室的那节课曼昆讲的正是经济不平等。他们离不离开教室,不平等都会继续发生。他们离开教室和扔掉教科书不是反对经济不平等,更不是反对曼昆书里哪个错误。甚至可以说,他们也许也不是反对保守主义。他们反对的,是有人竟然敢在哈佛说些他们不喜欢听的话。

他们在校园内取缔保守派的声音不是完全成功。曼昆,Larry Summers,Harvey Mansfield都有tenure,不会因为学生抗议而改变政见。但在这种高压下,没有tenure的哈佛保守派学生越来越不愿意在公共场合表达自己的政见。年轻的保守派教授也越来越因各种思想犯罪拿不到tenure。等到曼昆,Summers,Mansfield老去时,哈佛保守派的无声的妥协将把话语权彻底送给这些罢课的时代先锋。

待续

*此处有争议
**吐槽一些Mansfield85岁时辩论能力绝不输于学校最强的Lincoln-Douglas Debater

两个相关答案:

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 - 百晓知道用户的回答
如何看待包括哈佛、普林斯顿在内的名校学生抵制高盛和摩根斯坦利校园招聘的活动? - 百晓知道用户的回答
热心网民 1周前 0条评论
相关问答
  • 经济学的经典书籍有那些

    匿名 1秒前 2
    我给你推荐一些:1、曼昆《经济学原理》上下册,88元。梁小民教授翻译。曼昆为哈佛高才生,天才横溢,属新古典凯恩斯主义学派,研究范围偏重宏观经济分析。该书...
  • 计量经济学哪种版本好

    南极温泉 1秒前 1
    我来回答;1、曼昆《经济学原理》上下册,88元。梁小民教授翻译。曼昆为哈佛高才生,天才横溢 ,属新古典凯恩斯主义学派,研究范围偏重宏观经济分析。 该书为大...
  • 美国硕士经济学是怎样的

    镜音双子丶457 1秒前 3
    欧美硕士基本都属于种课做研究做研究PHD且硕士基本拿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