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隐龙珍藏》之结局

涟瞳 2018-12-31 175
《凤隐龙藏》的结局
最佳答案
第 31 章 末路长安的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随着夜色加深,更多的灯盏亮起来,将本已灯火通明的长安街照得明如白昼。低笑招呼声远远响着,涌动的灯海人潮里,能挑动时局翻覆的三人在一株巨树的阴影里抱膝对坐,围成一个小小的空间。汤还热着,雪白的汤圆静静卧在青瓷碗中。褚连城把昆仑奴面具放到桌子上,吃了一个汤圆,放下汤匙,慢慢把双手笼进袖中,淡淡道:“上一阵,是我们输了。今夜一过,新局再开,又是一番气象。”“江湖野人,不懂局、势,只知恩仇快意。”凤三淡淡一笑。“凤公子过谦了。”褚连城笑笑,瞥了章希烈一眼,“有褚连城在一天,便保他一天周全。”话至此,便尽了。凤三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朝局翻覆多变,但无论褚连城为大局或别的任何利益交换将希烈当成牺牲品,凤三绝不会放过他。褚连城的意思也很明白,只要褚连城有命在,章希烈就有命在。光明教虽受一击,转入地下,但人脉财势皆在,龙骨山一役,中原武林受创极重,江湖最大的力量仍掌握在凤三手中。朝堂之上,荣王一党与保皇一党斗争多年,中间还搅和着太后外戚一党,三方互为制衡,多年经营,手里都掌握着不容小觑的力量。章希烈若能顺利入朝,保皇党与光明教朝野联手,清除太后一族的后戚势力与荣王一党便指日可待。章希烈所说将李诩彻底击败指的便是这个。罗网已张,只待将敌手一网打尽。朝堂、江湖之上的逐鹿,不到最后一步,不到生死决出,是没有胜负的。谁能活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 双方都在算计布局,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凤三、褚连城都是敏锐多智之人,三言两语间将后路算清,以茶代酒,三人举杯作别。看着褚连城携着章希烈的手走进人流中,一股激痛忽然窜过凤三心头,少年时读过的一道诗掠过心头:“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正驻足凝望,忽见一条人影分开人流奔了回来,脚步慌乱急切。凤三心中一荡,搂着扑过来的人影躲到树后。月光灯光照不过来,只看见平凡至极的面孔上一双漆黑的眼眸,亮如星,明如水。真想搂住手边这一具身体按到自己体内再不分开!凤三这念头刚一动,唇已被吻住,灼热的呼吸喷在脸上,颤栗般的轻颤从皮肤漫延至骨髓。“要离开你……我忽然也有点后悔了。”章希烈低声说着,笑了笑,推开凤三含笑凝望。那种看人的法子,像是要把人吞进肚子里去。凤三被他看得全身都要热起来,他却一步步后退,离开一步,眼神就狂热一分,毒入骨髓般的爱恋仰慕,每看一眼都是饮鸩止渴,越饮越渴,却忍不住不饮。凤三被他的眼神烧得几乎发狂,想把他扛到肩上飞出这灯明花繁的长安。什么恩,什么仇,见鬼去吧!章希烈仿佛明白他的想法,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地冲回驻足等待的褚连城身边。这一次,他走进人海里,再也没有回来。锣鼓声震天响起,舞龙舞狮踩高骁的舞着跳着往这边行来,男女老少紧随其后,欢呼声、调笑声此起彼伏。人流如水,衣香鬓影,千万华灯齐放,如掠过身边的一道漫长华丽光彩。凤三伫立良久,洒然一笑,汇入了万千人流之中。 上元之夜过后三天,流落多年的皇子重回长安的消息烧沸了京师,这消息野火般烧向四面八方,震撼着大唐每一个官员的耳朵。不断有投诚的书信悄悄送到褚连城手里,一夜之间朝局逆转,风光不可一世的荣王一党和后戚一党敛迹收声,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二月末,关风岭。春风吹开柳条,吹绿山冈,到处都是繁花似锦、欣欣向荣的景象。凤三合上信札,向后微仰,将头枕在靠椅上,嘴边泛起一丝苦笑。以复兴光明教为己任的他,如今快把光明教变成了杀手组织。刚才那张信札送来的是边关大帅葛震云的死讯。葛震云的死亡将给荣王一党在边关的影响力带来毁灭性打击,荣王那边却什么也不可能查出来——大帅葛振云带兵出猎,与一支突厥人马相遇,双方起了冲突,葛帅中流箭身亡,再正常不过的死亡方式。那支突厥队伍是纯正的突厥人,只不过里面混了个神箭手,那名箭手如今已去大漠,十年之内不会再在中原出现。葛振云死后,下一个目标便是剑南节度使孙冷芳。此人狡狯多疑,下手不易。但任何人都是有弱点的,有弱点,便会死。东风拂在脸上,温柔轻暖,让凤三想起希烈的吻。围绕着章希烈皇子身份的真伪,京师中经历了无数场恶斗,皇帝最终认可了希烈的身份,赐名李晞。三月初十,是皇帝携失而复得的皇子祭天的日子。那天以后,希烈就是大唐的皇太子了,他将穿着庄严盛大的太子服饰行走在巍峨的皇宫中。皇帝身体不好,三年、五年之后,希烈也许就成了大唐帝国的皇帝……想起来很遥远,过起日子来会很快。想到那些,凤三有些心寒。无论如何大胆想象,都想不出做了皇帝的希烈会是什么样子,那个缠绵病榻眉宇藏忧不知自己何时会死的少年,那个轻声问他“如果我不是章少爷,你还会这样待我吗?”的少年,那个哭着说“我要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我,和我的身份无关,和章家的财势无关,我要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我”的少年,那个忧深疾重、刚烈如火的少年是未来大唐的皇帝啊!那个身份像一堵墙,隔开了江湖,也隔开了凤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比江湖更无奈的地方是皇宫,希烈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上元灯节一别,再见不知是何期?江湖水深,鸿雁难到,他和希烈的缘份恐怕已然尽了。他是江湖人,朝堂里没有他的安身之处,难道能去希烈后宫里做一名后妃?每次想到这个都觉得荒唐可笑。如今他能为希烈做的,也只有把希烈的路铺平,让他走得安稳从容。至于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脚步声打断了凤三的沉思。“回禀教主,依然没有东方舵主和铁公子的消息。”来人深施一礼,恭敬地说。“继续找。”“教主……”下属犹豫了一下,说下去,“已经找了好几个月了,涧下急流奔涌,只怕东方舵主……”“就算他死了被水带走了尸首,还有铁琴。”凤三淡淡说。“是……”下属恭敬地离开。凤三抽出案上的长剑,剑身澄如秋水,用力一抖,剑上发出一声轻嗡。这剑是他送给铁琴的。琉璃和宝卷在涧边断崖上找到了这柄剑,却没找到铁琴的人。凤三去断崖上看过那块石头。粗糙的一大块石头,站在石头上下望,涧谷幽深,巨大的水流撞击声自涧底传上来,如闷雷翻滚。这柄剑铁琴从未离过身子,如今剑在,人却不知在何处。那日涧风吹过心头的怅然再次涌上心头,凤三微微闭眼,一个矫健的少年身影便浮在眼中,擦拭着剑身,忽然回头一笑:“光哥!”光风霁月,英姿飒然。全身一震,凤三蓦地睁眼,只觉整颗心都在收缩着疼痛。日光明亮,照得窗前花影重叠,一片空旷安静,这里再没有别的人,只有他自己。拳头握紧了放开,放开了,又握紧。突然一声鹰唳响彻天际。凤三起身走到窗前,一扬手,一头鹰隼落到他手上。把鹰隼放到窗台上,解下鹰腿上系的黄筒小管,托起鹰爪一振,鹰隼直冲云霄。黄筒小管里藏着来自长安的消息。“二月二十七,褚连城遇刺,身中六剑,亡。” 凤三面色剧变,几乎立足不稳。 将纸上的字看了又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可能!那个褚连城怎么看也不像短命的,怎么会这么容易死了!直觉这消息是假的,却知道这消息绝不会假。希烈危矣!李诩敢对褚连城下手,便是铺好后路。如今的长安想必已成虎穴龙潭,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他着去跳了。凤三伫立半晌,突然冷笑一声,大步跨出门去,吩咐:“去长安!”长安,永信宫。巨大烛台上点了无数枝蜡烛,将殿中照得光亮。蜡泪淌下来,已在灯座上积了大片。章希烈用手轻轻抠着,蜡泪暖暖的,甚至有些灼手。“殿下,请早做决定。”穿青色太监服的男子急切地催促,声音粗豪,并不似太监的公鸭嗓。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是太监。一个多月前褚连城安排他进宫,进宫前凤三的命令言犹在耳:你就守在他身边,若褚连城有个闪失,你立刻将他送往东郊定风寺。定风寺是光明教的秘密据点,那里伏守着凤三亲自挑选出来的九名高手,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等。等京中一旦有变,随时可以把重归皇宫的皇子接出去,送外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昨天晚上,褚连城在摘月楼遇刺,随即被送回府中,宫中太医前往诊脉,再也没有从褚府出来。后来褚府传出消息,褚连城身中六剑,失血过多,好在未伤及要害,已从昏迷中醒来,只是伤势沉重,需要太医守在府中随时候着察看病情。可就在半夜里,褚府小楼的窗棂上挂上了一条浅绿的纱巾。那是褚连城给凤三这边的人的一个暗号:他已不在了。今天的朝会上,荣王一党突然旧事重提,以褚连城之死为开端,弹劾褚相纵容儿子褚连城混迹江湖,勾结江湖势力,与逆教光明教勾结残害中原武林,以致有遇刺之事,并再次质疑章希烈身份,将先前的人证、物证一概推翻,提出滴血认亲之说。保皇一党立刻反驳:褚连城昨日遇害,皇子真伪今日便再提起,这其中只怕有天大的阴谋,更指斥荣王结党营私,对帝位虎视眈眈。朝堂上好一场唇枪舌剑,皇帝缠绵病榻半年有余,正踌躇难决,太后派人来面帝,言道:“皇室血统乃不容混淆之大事,既有质疑,便当验证,以正天下视听。”皇帝听了,道:“母后有此意,儿子自当遵从。明日在大明宫行滴血认亲之典,验明身份后,再有敢轻提此事者,杀无赦。”褚连城的死,朝堂上滴血认亲之争——一切都不简单,充满了阴谋的味道。这场局变,关系着太后外戚、荣王、保皇党三方的胜败垂成。以荣王的阴险深沉,绝不会做徒劳无功之事,这突然的发难,绝对是致命的一击。可以肯定,对方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在滴血认亲这一关上把这位重回皇宫的皇子致于死地。希烈突然一笑,灯下的脸有些惨白,俊逸绝伦中多了分煞气。“褚连城和怀光一起布置了这么久,多少风口浪尖都走过来了,到了现在,就这么放弃了吗?”他怔怔问。“教主心中,只要殿下活着就够了,别的都无足轻重。”穿青色太监服的男子道。“我也很想念他啊。”希烈又笑,神色比刚才柔和许多,忽然握住穿青色太监服的男子腰间的刀鞘抽出少许,注视着凛凛寒光问,“你有把握带我离开?”“宫外另有接应,高飞必不辱命。”希烈点点头,倒了杯酒,双手捧至他面前,慨然道:“今夜生死难料,承高先生之义,先容我敬你一杯。这一杯是交命之饮,万勿推辞。”高飞微一迟疑,见章希烈目光深挚,默默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要委屈殿下换上宫女的衣服才好……”身子微晃,惊道:“你……”希烈远远站着,微笑不语。高飞想冲过去,不料酒中下的药无嗅无味,竟烈性无比,脚下一个踉跄就昏倒在地,人事不省。希烈推开窗子,风灌进来,吹得烛火飞扑,如欲熄去。一条人影出现在窗下,低声道:“对不住殿下了。实在是如今长安城的局势骑虎难下,殿下此时走不得。” “我明白,我也没打算走。”希烈道,“李诩要做什么,你们心里有数吗?”“还不知道,正在查。”“哦。”希烈答应了一声,笑道,“明日是场你死我活的大阵仗,只要出一点差错,我可就要血溅大明宫了……我,想见一个人。”“凤公子不在长安,即使此时通传,也需要五六日脚程。”“哦……”希烈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问,“珍珑姐姐给我配的药带来了吗?”“在这里,”那人说着,递过来一个小盒子,“这是珍珑姑娘让带给殿下的药,珍珑姑娘让小人叮嘱殿下:殿下的病眼见一日比一日沉重,这药要好好吃。傅先生炼药十年,已将大成,只要殿下熬过去这段日子,以后还有长长的日子等着殿下。章家满门都等着殿下以后的风光,等时局平靖下来,凤公子也要来京中和殿下相会,殿下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珍珑还说,她也在外面等着殿下,殿下曾说要帮她种药,殿下可不能忘了。”“种药么,我倒是没有忘,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命……唉,吃了十几年药,都要烦死了。”希烈皱了皱眉,无奈地把药盒接过来。“殿下洪福齐天,必能遇难呈祥。”那人道。章希烈赌气似的把药盒扣到窗台上,怔了片刻,却又慢慢握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苦笑道:“你去吧。”“殿下一身关系着天下局势,万请保重。”那人躬身一礼,消失在夜色里。希烈站在窗前久久没动,指尖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脚钉在地上,移动不了分毫。站了好久,将窗子关上,拿着小小的绿玉药盒一步步走到床前,腿一软滚倒在被子上。他把帐子放下,将药盒举到眼前看了片刻,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两颗药丸,闻上一闻,和平常吃的药并无二致。拿着盒子翻看许久,跳下床寻了个剪子用剪子的尖在底座上轻轻一剜,底座分开,露出一个油纸包。希烈心中一阵狂跳,将油纸包打开,油纸包里面是一个油布包,纸的里面写有四个字:“慎之,慎之。”希烈把那张薄纸团起来,放进嘴里嚼烂吞下肚子,嘴边渐渐浮起一抹苍凉缅邈的笑意。荣王一党匿声这么久,等的就是明天那一击。褚连城遇刺,朝堂上骤然发难,这样破釜沉舟的一击,不给自己留退路,也不会给对方留活路。明日大明宫里决不是什么战斗,而是一场任人屠戮的大难。人为刀俎,他为鱼肉。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他用力把珍珑炼的两粒药丸揉碎,赤着脚奔到窗前,把药末漫天撒开。淡淡药香在空气中浮动,闻了十几年,吃了十几年,早厌烦了这股子药味,早想这么撒出去,可不忍辜负爹娘的苦心,不忍辜负珍珑炼药的辛苦。今晚这么一撒,心中只觉说不出的畅快。畅快之后,却是无尽的悲凉。嘴边的笑意慢慢收起,希烈把窗子关上,紧紧握着那个油布包一步步走回床边,软软躺倒在床上,怕冷似的蜷起身子,眼里渐渐热了,湿了。珍珑没有负他所托,把他要的东西送来了,却又拿傅先生、章家满门甚至她最厌恶的凤三激发他的求生之念。珍珑把那东西装在盒子的机关里送来时,心里会是怎样的煎熬?可他没有别的路走。他不会有长长的日子了,用不着傅先生十年炼来的药了,也等不到凤三了……明日,是荣王布给他的死局。只要滴血验亲出错,立时便是一场大变,章家满门会死,立保他皇子身份的人会死,然后是李诩的大好风光,然后成为铲除目标的就是光明教,凤三再是智勇双全,也没有办法与大唐帝国为敌。刚才那人没说错,如今是骑虎难下,谁都没有退路。明知明日是个死局,他却只能一步步往里面踏。可那些人也太低估他了。“天有不测风云呢,李诩。”希烈望着头顶团花的帐子,突兀地一笑,那缕笑狠毒阴冷,似是来自地狱的火焰,“就算我死了,你要做皇帝,那可是难得很……”
lllaaa233 2018-12-31 16:32:38 0条评论
其他回答
第 31 章 末路长安的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随着夜色加深,更多的灯盏亮起来,将本已灯火通明的长安街照得明如白昼。低笑招呼声远远响着,涌动的灯海人潮里,能挑动时局翻覆的三人在一株巨树的阴影里抱膝对坐,围成一个小小的空间。汤还热着,雪白的汤圆静静卧在青瓷碗中。褚连城把昆仑奴面具放到桌子上,吃了一个汤圆,放下汤匙,慢慢把双手笼进袖中,淡淡道:“上一阵,是我们输了。今夜一过,新局再开,又是一番气象。”“江湖野人,不懂局、势,只知恩仇快意。”凤三淡淡一笑。“凤公子过谦了。”褚连城笑笑,瞥了章希烈一眼,“有褚连城在一天,便保他一天周全。”话至此,便尽了。凤三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朝局翻覆多变,但无论褚连城为大局或别的任何利益交换将希烈当成牺牲品,凤三绝不会放过他。褚连城的意思也很明白,只要褚连城有命在,章希烈就有命在。光明教虽受一击,转入地下,但人脉财势皆在,龙骨山一役,中原武林受创极重,江湖最大的力量仍掌握在凤三手中。朝堂之上,荣王一党与保皇一党斗争多年,中间还搅和着太后外戚一党,三方互为制衡,多年经营,手里都掌握着不容小觑的力量。章希烈若能顺利入朝,保皇党与光明教朝野联手,清除太后一族的后戚势力与荣王一党便指日可待。章希烈所说将李诩彻底击败指的便是这个。罗网已张,只待将敌手一网打尽。朝堂、江湖之上的逐鹿,不到最后一步,不到生死决出,是没有胜负的。谁能活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 双方都在算计布局,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凤三、褚连城都是敏锐多智之人,三言两语间将后路算清,以茶代酒,三人举杯作别。看着褚连城携着章希烈的手走进人流中,一股激痛忽然窜过凤三心头,少年时读过的一道诗掠过心头:“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正驻足凝望,忽见一条人影分开人流奔了回来,脚步慌乱急切。凤三心中一荡,搂着扑过来的人影躲到树后。月光灯光照不过来,只看见平凡至极的面孔上一双漆黑的眼眸,亮如星,明如水。真想搂住手边这一具身体按到自己体内再不分开!凤三这念头刚一动,唇已被吻住,灼热的呼吸喷在脸上,颤栗般的轻颤从皮肤漫延至骨髓。“要离开你……我忽然也有点后悔了。”章希烈低声说着,笑了笑,推开凤三含笑凝望。那种看人的法子,像是要把人吞进肚子里去。凤三被他看得全身都要热起来,他却一步步后退,离开一步,眼神就狂热一分,毒入骨髓般的爱恋仰慕,每看一眼都是饮鸩止渴,越饮越渴,却忍不住不饮。凤三被他的眼神烧得几乎发狂,想把他扛到肩上飞出这灯明花繁的长安。什么恩,什么仇,见鬼去吧!章希烈仿佛明白他的想法,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地冲回驻足等待的褚连城身边。这一次,他走进人海里,再也没有回来。锣鼓声震天响起,舞龙舞狮踩高骁的舞着跳着往这边行来,男女老少紧随其后,欢呼声、调笑声此起彼伏。人流如水,衣香鬓影,千万华灯齐放,如掠过身边的一道漫长华丽光彩。凤三伫立良久,洒然一笑,汇入了万千人流之中。 上元之夜过后三天,流落多年的皇子重回长安的消息烧沸了京师,这消息野火般烧向四面八方,震撼着大唐每一个官员的耳朵。不断有投诚的书信悄悄送到褚连城手里,一夜之间朝局逆转,风光不可一世的荣王一党和后戚一党敛迹收声,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二月末,关风岭。春风吹开柳条,吹绿山冈,到处都是繁花似锦、欣欣向荣的景象。凤三合上信札,向后微仰,将头枕在靠椅上,嘴边泛起一丝苦笑。以复兴光明教为己任的他,如今快把光明教变成了杀手组织。刚才那张信札送来的是边关大帅葛震云的死讯。葛震云的死亡将给荣王一党在边关的影响力带来毁灭性打击,荣王那边却什么也不可能查出来——大帅葛振云带兵出猎,与一支突厥人马相遇,双方起了冲突,葛帅中流箭身亡,再正常不过的死亡方式。那支突厥队伍是纯正的突厥人,只不过里面混了个神箭手,那名箭手如今已去大漠,十年之内不会再在中原出现。葛振云死后,下一个目标便是剑南节度使孙冷芳。此人狡狯多疑,下手不易。但任何人都是有弱点的,有弱点,便会死。东风拂在脸上,温柔轻暖,让凤三想起希烈的吻。围绕着章希烈皇子身份的真伪,京师中经历了无数场恶斗,皇帝最终认可了希烈的身份,赐名李晞。三月初十,是皇帝携失而复得的皇子祭天的日子。那天以后,希烈就是大唐的皇太子了,他将穿着庄严盛大的太子服饰行走在巍峨的皇宫中。皇帝身体不好,三年、五年之后,希烈也许就成了大唐帝国的皇帝……想起来很遥远,过起日子来会很快。想到那些,凤三有些心寒。无论如何大胆想象,都想不出做了皇帝的希烈会是什么样子,那个缠绵病榻眉宇藏忧不知自己何时会死的少年,那个轻声问他“如果我不是章少爷,你还会这样待我吗?”的少年,那个哭着说“我要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我,和我的身份无关,和章家的财势无关,我要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我”的少年,那个忧深疾重、刚烈如火的少年是未来大唐的皇帝啊!那个身份像一堵墙,隔开了江湖,也隔开了凤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比江湖更无奈的地方是皇宫,希烈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上元灯节一别,再见不知是何期?江湖水深,鸿雁难到,他和希烈的缘份恐怕已然尽了。他是江湖人,朝堂里没有他的安身之处,难道能去希烈后宫里做一名后妃?每次想到这个都觉得荒唐可笑。如今他能为希烈做的,也只有把希烈的路铺平,让他走得安稳从容。至于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脚步声打断了凤三的沉思。“回禀教主,依然没有东方舵主和铁公子的消息。”来人深施一礼,恭敬地说。“继续找。”“教主……”下属犹豫了一下,说下去,“已经找了好几个月了,涧下急流奔涌,只怕东方舵主……”“就算他死了被水带走了尸首,还有铁琴。”凤三淡淡说。“是……”下属恭敬地离开。凤三抽出案上的长剑,剑身澄如秋水,用力一抖,剑上发出一声轻嗡。这剑是他送给铁琴的。琉璃和宝卷在涧边断崖上找到了这柄剑,却没找到铁琴的人。凤三去断崖上看过那块石头。粗糙的一大块石头,站在石头上下望,涧谷幽深,巨大的水流撞击声自涧底传上来,如闷雷翻滚。这柄剑铁琴从未离过身子,如今剑在,人却不知在何处。那日涧风吹过心头的怅然再次涌上心头,凤三微微闭眼,一个矫健的少年身影便浮在眼中,擦拭着剑身,忽然回头一笑:“光哥!”光风霁月,英姿飒然。全身一震,凤三蓦地睁眼,只觉整颗心都在收缩着疼痛。日光明亮,照得窗前花影重叠,一片空旷安静,这里再没有别的人,只有他自己。拳头握紧了放开,放开了,又握紧。突然一声鹰唳响彻天际。凤三起身走到窗前,一扬手,一头鹰隼落到他手上。把鹰隼放到窗台上,解下鹰腿上系的黄筒小管,托起鹰爪一振,鹰隼直冲云霄。黄筒小管里藏着来自长安的消息。“二月二十七,褚连城遇刺,身中六剑,亡。” 凤三面色剧变,几乎立足不稳。 将纸上的字看了又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可能!那个褚连城怎么看也不像短命的,怎么会这么容易死了!直觉这消息是假的,却知道这消息绝不会假。希烈危矣!李诩敢对褚连城下手,便是铺好后路。如今的长安想必已成虎穴龙潭,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他着去跳了。凤三伫立半晌,突然冷笑一声,大步跨出门去,吩咐:“去长安!”长安,永信宫。巨大烛台上点了无数枝蜡烛,将殿中照得光亮。蜡泪淌下来,已在灯座上积了大片。章希烈用手轻轻抠着,蜡泪暖暖的,甚至有些灼手。“殿下,请早做决定。”穿青色太监服的男子急切地催促,声音粗豪,并不似太监的公鸭嗓。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是太监。一个多月前褚连城安排他进宫,进宫前凤三的命令言犹在耳:你就守在他身边,若褚连城有个闪失,你立刻将他送往东郊定风寺。定风寺是光明教的秘密据点,那里伏守着凤三亲自挑选出来的九名高手,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等。等京中一旦有变,随时可以把重归皇宫的皇子接出去,送外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昨天晚上,褚连城在摘月楼遇刺,随即被送回府中,宫中太医前往诊脉,再也没有从褚府出来。后来褚府传出消息,褚连城身中六剑,失血过多,好在未伤及要害,已从昏迷中醒来,只是伤势沉重,需要太医守在府中随时候着察看病情。可就在半夜里,褚府小楼的窗棂上挂上了一条浅绿的纱巾。那是褚连城给凤三这边的人的一个暗号:他已不在了。今天的朝会上,荣王一党突然旧事重提,以褚连城之死为开端,弹劾褚相纵容儿子褚连城混迹江湖,勾结江湖势力,与逆教光明教勾结残害中原武林,以致有遇刺之事,并再次质疑章希烈身份,将先前的人证、物证一概推翻,提出滴血认亲之说。保皇一党立刻反驳:褚连城昨日遇害,皇子真伪今日便再提起,这其中只怕有天大的阴谋,更指斥荣王结党营私,对帝位虎视眈眈。朝堂上好一场唇枪舌剑,皇帝缠绵病榻半年有余,正踌躇难决,太后派人来面帝,言道:“皇室血统乃不容混淆之大事,既有质疑,便当验证,以正天下视听。”皇帝听了,道:“母后有此意,儿子自当遵从。明日在大明宫行滴血认亲之典,验明身份后,再有敢轻提此事者,杀无赦。”褚连城的死,朝堂上滴血认亲之争——一切都不简单,充满了阴谋的味道。这场局变,关系着太后外戚、荣王、保皇党三方的胜败垂成。以荣王的阴险深沉,绝不会做徒劳无功之事,这突然的发难,绝对是致命的一击。可以肯定,对方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在滴血认亲这一关上把这位重回皇宫的皇子致于死地。希烈突然一笑,灯下的脸有些惨白,俊逸绝伦中多了分煞气。“褚连城和怀光一起布置了这么久,多少风口浪尖都走过来了,到了现在,就这么放弃了吗?”他怔怔问。“教主心中,只要殿下活着就够了,别的都无足轻重。”穿青色太监服的男子道。“我也很想念他啊。”希烈又笑,神色比刚才柔和许多,忽然握住穿青色太监服的男子腰间的刀鞘抽出少许,注视着凛凛寒光问,“你有把握带我离开?”“宫外另有接应,高飞必不辱命。”希烈点点头,倒了杯酒,双手捧至他面前,慨然道:“今夜生死难料,承高先生之义,先容我敬你一杯。这一杯是交命之饮,万勿推辞。”高飞微一迟疑,见章希烈目光深挚,默默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要委屈殿下换上宫女的衣服才好……”身子微晃,惊道:“你……”希烈远远站着,微笑不语。高飞想冲过去,不料酒中下的药无嗅无味,竟烈性无比,脚下一个踉跄就昏倒在地,人事不省。希烈推开窗子,风灌进来,吹得烛火飞扑,如欲熄去。一条人影出现在窗下,低声道:“对不住殿下了。实在是如今长安城的局势骑虎难下,殿下此时走不得。” “我明白,我也没打算走。”希烈道,“李诩要做什么,你们心里有数吗?”“还不知道,正在查。”“哦。”希烈答应了一声,笑道,“明日是场你死我活的大阵仗,只要出一点差错,我可就要血溅大明宫了……我,想见一个人。”“凤公子不在长安,即使此时通传,也需要五六日脚程。”“哦……”希烈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问,“珍珑姐姐给我配的药带来了吗?”“在这里,”那人说着,递过来一个小盒子,“这是珍珑姑娘让带给殿下的药,珍珑姑娘让小人叮嘱殿下:殿下的病眼见一日比一日沉重,这药要好好吃。傅先生炼药十年,已将大成,只要殿下熬过去这段日子,以后还有长长的日子等着殿下。章家满门都等着殿下以后的风光,等时局平靖下来,凤公子也要来京中和殿下相会,殿下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珍珑还说,她也在外面等着殿下,殿下曾说要帮她种药,殿下可不能忘了。”“种药么,我倒是没有忘,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命……唉,吃了十几年药,都要烦死了。”希烈皱了皱眉,无奈地把药盒接过来。“殿下洪福齐天,必能遇难呈祥。”那人道。章希烈赌气似的把药盒扣到窗台上,怔了片刻,却又慢慢握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苦笑道:“你去吧。”“殿下一身关系着天下局势,万请保重。”那人躬身一礼,消失在夜色里。希烈站在窗前久久没动,指尖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脚钉在地上,移动不了分毫。站了好久,将窗子关上,拿着小小的绿玉药盒一步步走到床前,腿一软滚倒在被子上。他把帐子放下,将药盒举到眼前看了片刻,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两颗药丸,闻上一闻,和平常吃的药并无二致。拿着盒子翻看许久,跳下床寻了个剪子用剪子的尖在底座上轻轻一剜,底座分开,露出一个油纸包。希烈心中一阵狂跳,将油纸包打开,油纸包里面是一个油布包,纸的里面写有四个字:“慎之,慎之。”希烈把那张薄纸团起来,放进嘴里嚼烂吞下肚子,嘴边渐渐浮起一抹苍凉缅邈的笑意。荣王一党匿声这么久,等的就是明天那一击。褚连城遇刺,朝堂上骤然发难,这样破釜沉舟的一击,不给自己留退路,也不会给对方留活路。明日大明宫里决不是什么战斗,而是一场任人屠戮的大难。人为刀俎,他为鱼肉。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他用力把珍珑炼的两粒药丸揉碎,赤着脚奔到窗前,把药末漫天撒开。淡淡药香在空气中浮动,闻了十几年,吃了十几年,早厌烦了这股子药味,早想这么撒出去,可不忍辜负爹娘的苦心,不忍辜负珍珑炼药的辛苦。今晚这么一撒,心中只觉说不出的畅快。畅快之后,却是无尽的悲凉。嘴边的笑意慢慢收起,希烈把窗子关上,紧紧握着那个油布包一步步走回床边,软软躺倒在床上,怕冷似的蜷起身子,眼里渐渐热了,湿了。珍珑没有负他所托,把他要的东西送来了,却又拿傅先生、章家满门甚至她最厌恶的凤三激发他的求生之念。珍珑把那东西装在盒子的机关里送来时,心里会是怎样的煎熬?可他没有别的路走。他不会有长长的日子了,用不着傅先生十年炼来的药了,也等不到凤三了……明日,是荣王布给他的死局。只要滴血验亲出错,立时便是一场大变,章家满门会死,立保他皇子身份的人会死,然后是李诩的大好风光,然后成为铲除目标的就是光明教,凤三再是智勇双全,也没有办法与大唐帝国为敌。刚才那人没说错,如今是骑虎难下,谁都没有退路。明知明日是个死局,他却只能一步步往里面踏。可那些人也太低估他了。“天有不测风云呢,李诩。”希烈望着头顶团花的帐子,突兀地一笑,那缕笑狠毒阴冷,似是来自地狱的火焰,“就算我死了,你要做皇帝,那可是难得很……”展开
hxqljx12270210 2018-12-31 16:32:38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