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英和陈升究竟是啊关系

笑子戈 2018-12-31 215 刘若英 女歌手 陈升
刘若英和陈升到底是什么关系
最佳答案
刘若英新歌《落跑新娘》,透露一段她想勇敢追爱却半途退缩的过程,她的师父陈升听了好心疼,自己爱徒刘若英条件这么好,却还遇不到Mr. right,让他颇为担心,他憋不住了说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男人的生活都不精采了吗?如果她还嫁不出去,那我就要亲自出马喽!”刘若英已经麻木了,不以回应。刘若英是1991年认识陈升的,当时31岁的陈升是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而当时2l岁的刘若英如出水芙蓉般的清纯,陈升邀请她到自己的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陈升为刘若英写下了很多经典歌曲,如《风筝》、《为爱痴狂》、《少女小渔》。《少女小渔》为刘若英赢得1995年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使她从音乐制作助理变成了一个独具人文气质的“才女歌手”。当刘若英在工作中悄悄爱上了才华横溢的陈升后,她还没有享受恋爱就已经失恋了―――陈升是一个有妻儿的人。而且他对她的定位永远是她的“师父”。2002年,陈升的跨年度演唱会结束后,刘若英含情脉脉地站在陈升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一声恳求像炸雷一样在歌迷中炸开,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陈升最终只是用他那厚厚的手掌拍了拍刘若英的头。刘若英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两行泪水刷地流了下来。她全明白了,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分都写成“师徒”二字。2005年12月,已是影后的刘若英风头远远盖过了陈升,侯佩岑为刘若英主持了一期《桃色蛋白质》节目,陈升作为嘉宾参加。但实际上主角从头到尾变成了陈升,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知道她喊的不仅仅是师父。陈升讲话的时候,她抬起泪眼一瞬不瞬注视他,百转千徊。可陈升的话并不多,却句句透出的是师父口气,他说: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他还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他又说: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罗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他对刘若英伸出双手,质问她: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这种听起来关切至深的言语,其实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绝在里面。它不会令人宽慰,只会彻底心碎。陈升说,好了,我给你们唱歌吧。都不要哭了。他在前奏阶段时候很认真的竖起指头,对候佩岑和刘若英说:不要再打扰我,OK?做完这期节目我就闪了,佩岑,你不要再叫我来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也去忙你大陆演唱会的事。我们大家再见,好吗? 刘若英扭过头勉强笑了,她只能抑制住自己的情感再去听“师父”的话一人独处。我们不明白,陈升对刘若英的爱到底是什么爱?他们之间只差十岁,这个年龄差距不是结成情侣的障碍。所谓师徒关系在今天好像也不是什么阻碍,历史上名人以师徒或者师生名分结成伉俪的很多很多,如孙中山和宋庆龄、鲁迅和许广平……为什么就不能再多一对。陈升已婚了,这不假,可这是障碍嘛?可以离婚再娶嘛,也可以像少帅张学良与赵四小姐一样超越婚姻在一起生活。真爱在乎世俗嘛?唯一的解释是陈升对刘若英的爱不是情侣之爱,更像是哥哥对妹子,父亲对爱女,从陈升说话的口气里,我们听出这个意思,他甚至直接自喻是爸爸。从外部情感表现来看,陈升为刘若英做那么多事,却不亲不抱,只是摩挲一下头,更像是父亲对女儿,亲哥对亲妹的举动。所以,刘若英这头爱的晕天黑地,找不着出路,而陈升就是以师父自居,不越雷池半步也真是没辙……十多年过去了,刘若英已经36岁了,仍然独守空房,而陈升已经快成小老头了,仍然对刘若英放心不下,最近放出话来,他要亲自出马解决,不惜借种给爱徒,这是什么话?有点混乱。这其实已经暴露出他们师徒之间其实还是有情爱,不然,陈升为什么不坚守自己“师父”或者“亲哥”的立场,脱口说出借种的话。这只能说,陈升正从一直逃避的“师父”门中露出真情。可陈升这种混乱的爱已经把两人耽误了小20年,女人的二三十岁和男人的三四十岁都是黄金年华,凭什么这么相互耽误?没事干了嘛?陈升这次用开玩笑方式关心一下徒弟,很焦急,可好像并不是想真正改变一切,不过是虚拟一场,可能以后什么也不会发生,刘若英仍然独身一人,而他依然以师父自居,直到白发苍苍。如今的世界怎么尽是一些极端现象,在演艺圈里,在女弟子拜师那天就给徒弟免费检查身体的师父多了,而那些敢于往师父和前辈被窝里钻的女徒弟们也比比皆是。可也竟然还有陈升这样恪守师父本分20年,对徒弟的真爱就是不接受的致纯情感。真不知是前者精明到了化界,还是后者的“痴爱”到了绝境?
游览见南山 2018-12-31 15:37:31 0条评论
相关问答